之前有在扁市長的政績(1)裡面講過,希望寫一篇關於扁市長台北市長任內政績的討論。

  拖稿很久....今天有點空,先來替文章起個頭。

  是說,想不到都沒什麼人來替扁護航,這樣讓我很難寫啊....╮( ̄⊿ ̄")╭

  還有人私下跟我說,那一篇因為我惡搞,在檢視扁市長政績這行字下面留了一整頁空白,害他們以為自己browser出問題了....這個.....我也不是故意的啦,我怎麼知道你們那麼「純真」?:P

  預計這一篇會發展成很多集的大長篇,因為我應該會用比較流水帳的寫法,同時旁引很多資料和回憶,外加一些個人的評論,而市政部分不免會跟其前後任比較,甚至高雄市也許也會提到一些。

  (我盡量不要太瑣碎或太跳躍,不過因為想寫的東西太多了,現在是個苦情上班族的我,實在也沒很多時間來寫這種東西,所以只好用連載的方式了,各位觀眾各位讀者各位鄉親父老就請將就著看一看吧,免費的咩。我盡量連載不"富奸"......)

  也許,有人會質疑,你力塔算什麼"咖"有資格來寫這種東西?我想,我應該算有點資格寫這篇吧,雖然我是高雄人,但是個人分別在台北和高雄這二個地方都居住超過十年的時間,在高雄長大,但老媽是台北人,小時候每年寒暑假會上台北,後來大學和工作也都是在台北(而且這時候分別遭受過扁市長和馬市長的統治),二個地方我都算有所了解也都很關心,所以我想寫出來的東西多少會有主觀,但是起碼不會太表面。

  (不是說沒在當地居住過的人就沒有資格評論,但是很多事必須是長期居民才有深刻感受的,票,就是這樣開出來的。政績不是無用,而是當地的選民認不認同競選者所提出的政見和政績罷了。)



  好了,前戲...呃...是前言,到此就告一段落,以下正文開始。

  199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是極具時代意義的第一屆直轄市市長民選,主要雖然有三個候選人(2號新黨趙少康、3號民進黨陳水扁、4號國民黨黃大洲、1號是個無黨籍出來亂的),不過當時的年輕人(不過很多都沒投票權),幾乎都是一窩蜂支持扁,支持趙的也有一些但相較之下人數較少且沒有那麼狂熱,至於支持黃的...老實說當時還真是鳳毛麟角,畢竟那時候扁和趙都是代表清新和改革,黃和其背後的國民黨則是老舊的威權體系而且有黑金的不良形象,這也是這三人在一般民眾心中的形象(不過大人們還會有政黨和政治立場的考量會影響投票行為)。

  首先,讓我們從選前的電視辯論會揭開序幕吧。

  這場辯論會是台灣選舉史上第一場大型公開的辯論會,而且透過電視傳播,當年關心政治的人絕對不會錯過,不關心的人也多少湊點熱鬧,也開啟了日後大型首長級以上的選舉都會舉辦政見辯論會的先河,總之,影響很深遠。就算當年我還在愛河邊當死高中生(好像洩漏年紀了... :P),我們班也在數學課玩了一場小型辯論,而這種類似的辯論,在當年的國高中蔚然成風,大學生就更別提了,全台灣絕對超過七成以上的關心這場辯論會。

  (話說,當年我就已經在班上替扁先生進行「反輔選」了,雖然大家根本也沒投票權啦... XD)

  不過,其實當年的很多看法,今天回頭想想,還真是不成熟,只有一件事證明了我眼光還不是太差,就是我始終認為扁的性格和問政方式還是當立委監督政府最好,真的不適合擔任行政首長,看他這許多年當了市長又升級成總統後的言行舉止,我想我當年的論點就算到今天也還能站得住腳吧,不然為什麼後來一大堆人批評扁「選舉無敵、治國無方」。而從這場辯論會之後,也培養了我一個好習慣,就是看人看長期、選人選政績。所以我一直難以了解為何有些人到了選前一個月甚至選前幾天都還無法確定自己要投誰,或者因突發事件而突然改變投票意向,就我的看法,這種人多半都太容易被政客操弄了,可憐。

  扯遠了,繼續談辯論會。沒記錯的話(畢竟是場只看過一次、且都過了快15年的辯論,應該多少有錯漏吧,歡迎不吝指正),這場辯論會算是中規中矩,候選人的政策陳述部分,大家都是該幹嘛幹嘛,水準還比今年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的辯論要高(至少沒有像某位已落選的總統候選人整場都亂放無雙胡亂抹黑攻擊對手而且從頭到尾幾乎沒有提出任何政見)。

  政見方面,最受注目的是交通相關的內容,其中扁跟趙二人都是力主必須拆除捷運,只有黃大洲一人愁眉苦臉為捷運辯護,然而很遺憾的,當時的輿論和市民意見幾乎都是一面倒的支持拆除,因為很多人已經再也無法忍受「交通黑暗期」了,而國民黨本身黑金的形象已經很差、又傳出工程回扣(最著名的應該就是捷運採購的垃圾桶,每個垃圾桶號稱花費二萬元新台幣)、木柵線試車的交通意外頻傳--新聞一天到晚報導火燒車,黃大洲在場上根本就是一個箭靶,可以說完全沒有什麼執政者的優勢。面對扁趙二人火力四射、尖酸犀利的攻擊,黃的口條又很弱,從頭到尾都處於挨打的狀態。我到現在都一直記得輪到趙少康發言的時候,他拿出一小塊黑漆漆的東西,讓觀眾猜那是什麼,然後說「我今天來現場的路上經過復興北路,隨手撿到這個,各位,我手上這個東西就是捷運的輪胎爆胎,各位市民你們敢搭乘這種會火燒車的大眾交通工具嗎?(大意差不多是這樣)」趙說完現場立刻一片笑聲很多人鼓掌叫好,而黃的臉就更憂愁了,完全就是現在網路上流行的這個「」字。

  這場辯論會另一個值得記錄的事情,就是趙把整個選戰從市長選舉升高到國家認同層級,他當時的競選主軸是中華民國保衛戰和新秩序,但隨後立即被扁一句「有這麼嚴重嗎?」給當場破解,可見台北市民其實也不怎麼吃這一套(這點從趙最後以19萬票輸給扁可得知),實實在在提出市長層級該提出的政見還是比較重要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認為台北市的「結構性問題」自始至終根本沒有外界傳說那麼嚴重的原因之一,我認為這都是被一些「有心人士」故意誤導和誇大渲染出來的錯誤印象。(雖然那年一直有所謂「棄黃保陳」的耳語流傳,說國民黨主席李登輝秘密交代將國民黨組織給黃的票轉給扁,好擊敗叛黨的趙,但是我覺得以當時各候選人的戰力,國民黨在台北市能有效動員的這種組織票其實沒有這麼多,趙輸19萬其實超過這個範圍了,他輸給扁不能推給棄保,要怪他自己沒事在選市長的時候搞「統獨」,否則贏的人就是他了。)

  這裡花一些篇幅介紹一下也是「戰將級」政治人物的趙先生。也許很多人不記得趙以前有多「威」,這裡替各位複習一下。趙最猛的一次,就是在1992年的第二屆立法委員選舉中,於台北縣選區一舉拿下23萬5887票成為有史以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最高票當選的立委,他那時候已經離開國民黨是以無黨籍身份競選,宣布參選也很臨時甚至是「空降」到根本從來沒經營過的台北縣去選,結果他老兄既沒印什麼文宣也沒插幾根旗子,就靠著選前一週站在台北縣通台北市橋樑的橋頭揮揮手而已,憑著形象和人氣就高票當選了(這就是傳說中趙靠著握手就能高票當選這個故事的由來,「政治金童」不是叫假的)。而同年的第二高票,沒記錯應該是台北市選區的王建瑄(12萬多票),再下來應該是和趙同選區的盧修一(近12萬票)。

  由以上轟轟烈烈的戰績來看,想必大家可想見當年趙是如何意氣風發,怎麼看都應該要贏市長選戰的,但是,過份聰明卻讓他自己害了自己。當年新黨之所以反出國民黨,除了對黨內黑金等貪腐有異議之外,主要是對李登輝暗中促進台獨有所不滿,而趙也到處公然表示他對李的不滿(不然怎麼會去創新黨),當年在辯論會上第一句話就是「中華民國要滅亡了」,接著還公布他所謂的李登輝的「急獨時間表」,後面好像還有講「民進黨當選會逼外省人跳海」等等,對照主打「快樂希望」的扁,反而讓很多台北市民轉去投扁,這才是當年選舉結果的真相。而打「快樂希望牌」的扁所打的這一役,也被公認為是民進黨轉型的最經典之作。(其實扁當年競選所主打的東西真的很值得稱許、當時輿論也給予極高的肯定,遺憾的是,這些精神完全沒有保留下來,而且根本就是毀在扁自己手中,因為到了競選連任時,扁也開始炒作族群,喊出「香港腳走香港路」、「土狗vs貴賓狗」等等口號,把選戰格調整個拉低。很多人當年就是因此而早就看清他了。)

  雖然,事隔十幾年後回顧,趙當年說的話其實也還蠻準的,他批李背離國民黨而暗中扶植台獨,相信現在大家應該都認同了吧(所以2000年連戰代表國民黨選總統輸了之後,那些「忠黨愛國」的老兵才會這麼生氣一定要叫李下台,因為他們覺得被狠狠玩弄了);而民進黨中央執政之後雖然沒有真的逼外省人去跳海,不過扁在07年也親口講了「太平洋又沒加蓋,覺得中國好就游過去呀!」這句話省略的主詞是什麼族群,相信各位看官應該有數吧。至於中華民國......有沒有亡請自己找法醫去判吧......(對了,如果您是台灣國的國民,我這邊有一大筆台灣國國幣,存八年了,歡迎拿中華民國法定貨幣來兌換,會給你很好的匯率唷~)

  總之,趙過於偏激的言論讓他輸給了政策導向的扁,不能怪別人,只能怪自己。就算說的一萬句話都是對的,但是這可是選市長啊,市長選舉中統獨和省籍是難以大力發酵的,很多台北市民更是「空氣票」(就是不必經營這塊基層的意思,因為這些人不吃這套,樁腳想服務都服務不到這群人),對照於背負著執政不力弊案連連招牌的現任市長(黃)、主力不是論述市長競選政策的挑戰者(趙),顯然對市民來說,訴求改革改變且有政見的另一位挑戰者(扁)比較具有吸引力。

  不過趙有一點還是挺讓人服氣的,就是他當年選前說過「選輸就退出政壇」,果然說到做到不是嘴砲,後來就轉戰媒體了。對於一個有著無限光明政治前途的超級吸票機來說,能這麼乾淨俐落倒也不容易。相較於某些發誓跟放屁一樣的政治人物,趙起碼還是有格調的人。(其實想想他也仍然是聰明,雖然退出了政壇,但是反而賺得比以前更多、工作更輕鬆,自己開節目想批評誰就批評誰,看誰不爽甚至也能連續罵好幾天,反正還是有觀眾有聽眾,也沒違背承諾,不管你對他的政治立場是否認同,也不可否認趙可真是厲害。)

  附上當年選舉開票結果:
號次 政黨 候選人 得票 狀態
票數 得票率
1   無黨籍 紀榮治 3,941 0.28%  
2   新黨 趙少康 424,905 30.17 %  
3   民主進步黨 陳水扁 615,090 43.67% 當選
4   中國國民黨 黃大洲 364,618 25.89%
總票數:1,408,554

  想不到光是「講古」就講了這麼久,我看講到「政績」也不知道要等到哪時候了,我盡量吧......至於各位有留言的朋友一再提出的捷運(MRT),等寫到這部分的時候,再為各位做比較詳細的介紹。 (也歡迎大家針對這個話題多多發表意見)



p.s.
建議各位有機會可以溫習一下1991年表演工作坊推出的相聲《台灣怪譚》和93新版的《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這二部作品用戲謔的手法諷刺了許多當時政壇的名人以及台灣社會現象,用來搭配這場市長選戰的回顧可以說是再妙也不過了。如果沒有聽過的,推薦你有機會一定要找來聽一下,太經典了!


================== 以下摘錄一小段《那一夜》中的台詞 ==================

 舜天嘯 你有空你來看一看,你到我們同學會來看一看。哎,我們每年辦同學會。每一年我們在陽明山我們租一個大別墅就開同學會了。
 王地寶 現在很多人這樣辦囉。
 舜天嘯 場地不錯。建議你有空去租租看。
 王地寶 什麼場地?
 舜天嘯 中山樓嘛。
 王地寶 中山樓?
 舜天嘯 哎。中華民國的那個中嘛。
 王地寶 中山樓可以租的嘛?!
 舜天嘯 搧風點火的那個搧嘛。
 王地寶(做搧火狀)中搧樓?
 舜天嘯 哎。你不要看,那個大廳非常寬廣啊,我們每一年在裡邊辦同學會,風風光光,熱熱鬧鬧,門口還租了兩個憲兵在那邊。
 王地寶 憲兵可以租的嗎?
 舜天嘯 我們同學有辦法嘛。你有空你來看看,我們同學會很熱鬧的啦。進場的時候大家都搶著進場啊。哇,大包小包的禮物就衝進去了。第一道菜還沒上呢,我們全班就打起來了。
 王地寶 幹嘛呀?
 舜天嘯 玩嘛。我們喜歡爭第一道菜到底要先上什麼。
 王地寶 這也好爭啊?
 舜天嘯 程序問題最好玩了。然後就喝開嘍。你敬我我敬你,你灑我我灑你,你挖我我挖你。
 王地寶 什麼啊。
 舜天嘯 第二道菜還沒上呢,全班就吐起來了。吐的地上、桌上、麥克風上到處都是。
 王地寶 髒啊。
 舜天嘯 髒什麼?有經驗的同學都穿著雨衣雨鞋進場。
 王地寶 你們同學這樣搞,還叫什麼……社會菁英啊?
 舜天嘯 嗨,各個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啊。
 王地寶 什麼人啊都是!
 舜天嘯 什麼人?說出來你也不見得認識。
 王地寶 說不定我聽說過哩。
 舜天嘯 那隨便舉一個例子嘛。你看今年同學會的時候啊,第一個進場的公司,那個公司帶頭的同學是……說出來你也不認識啦。
 王地寶 誰啦!
 舜天嘯 許信涼同學。
 王地寶 許信良?!
 舜天嘯 你不要想歪了。我說的是我同學許信涼。
 王地寶 許信良?
 舜天嘯 涼了半截的那個涼。
 王地寶 不認識!
 舜天嘯 你別小看許同學他們那個公司啊。這幾年來業務蒸蒸日上啊。幹得不錯啊,當初是從中小企業幹起來的,89年以來快把市場幹掉一半了。
 王地寶 有這麼多嘛?
 舜天嘯 遲早的問題嘛。反正他們這一行總而言之就是看他們這個行銷的策略成不成功,知不知道?
 王地寶 我要請問一下,他們公司是做什麼的呢?
 舜天嘯 他們,好像什麼都沒做。就是做行銷就夠了。
 王地寶 什麼公司啊這是。
 舜天嘯 你這是什麼語氣啊?你到他們公司去看看,你到他們辦公室裡看到的都是成吉思汗,李世民,朱元璋那種偉人的畫像。
 王地寶 幹嘛呀?
 舜天嘯 他們想推翻滿清,建立民國……(掌聲)各位都贊成是吧?當然啦,這個事已經有人做過了是吧。所以他們就涼了半截了嘛。哎呀這兩年來,我們同學就眼看著許同學的頭髮…哎呀,都變白了。
 王地寶 他的頭髮是全白的,啊?
 舜天嘯 太操勞了嘛。
 王地寶(放心地)不是他,不是他。
 舜天嘯 白了之後就禿了嘛。
 王地寶 哎!不怕他告你啊?
 舜天嘯 怕什麼?誰告誰啊?同學有什麼好告的是不是?從小一塊長大的嘛。再說要告也輪不到他告啊。他們公司多的是能幹的律師啊,誰告都一樣嘛。其中有一個最猛的,隨時「扁」人啊……OK,我再給你介紹我們班上另外一桌同學。
 王地寶 還有一桌啊?
 舜天嘯 這桌同學來頭大了。
 王地寶 哦。
 舜天嘯 進場的時候,大箱小箱的XO就這麼帶著進場了。
 王地寶 他們,更有錢了啊?
 舜天嘯 有錢很多年了。
 王地寶 祖傳事業?
 舜天嘯 百年老店大公司。不過最近聽說他們好像營運的不太好。
 王地寶 營運不好?
 舜天嘯 哎。最近這一年多來換了新的總經理嘛。也不曉得你認不認識啦。
 王地寶 誰啊?
 舜天嘯 許水得同學。
 王地寶 許水德?!
 舜天嘯 你不要想歪了。我說的是我的同學許水得。就是那個什麼都得的到的得。
 王地寶 不是道德的德哦。
 舜天嘯 跟道德毫無關係!就是那個什麼都得的到的得,懂了吧?
 王地寶 好名字。
 舜天嘯 當然也就是什麼都得不到的得嘛。
 王地寶 壞名字!
 舜天嘯 你不要管它名字好壞……我們班上的班長是誰你知道嗎?
 王地寶 班長?
 舜天嘯 啊。後來到他們公司幹了董事長啊。
 王地寶 董事長?
 舜天嘯 哎。暫時不告訴你。反正前一陣子他們董事長走南闖北為他們公司推銷產品嘛。不容易耶。
 王地寶 我要請問一下,董事長的大名到底是……
 舜天嘯 前兩個字就不提了啦,光講第三個字把你嚇一跳。
 王地寶 第三個字是……
 舜天嘯 揮!
 王地寶 輝!
 舜天嘯 揮棒落空的揮。哎,你不要小看揮同學啊。
 王地寶 我不敢啊。
 舜天嘯 在我們班上人緣很好的啊。前一陣子虧了他了,要不半壁江山都保不住了。信任度百分之六十七點多的。在我們班上能力很強。
 王地寶 誒。
 舜天嘯 非常優秀。
 王地寶 哎。
 舜天嘯 人也很好
 王地寶 哎。
 舜天嘯 我們大家都願意跟著他走。
 王地寶 跟他走對了。
 舜天嘯 可是他有一個問題。
 王地寶 他有什麼問題?
 舜天嘯 就是我們都不知道他到底要走到哪?!
 王地寶 這樣不可以哦。
 舜天嘯 是不是?弄不好的話要放鴿子的,是不是?真要放鴿子的話,我們大家一塊揮棒落空了……我跟你講,他們公司哦,雖然營運的不太好,有一個部門我一定要特別褒獎一下。
 王地寶 哪個部門?
 舜天嘯 玩具部門。
 王地寶 玩具部。
 舜天嘯 在玩具部門負責的那個同學是姓黃嘛。
 王地寶 黃?
 舜天嘯 黃大周同學。
 王地寶 黃大洲也是你同學嗎?
 舜天嘯誒,繞場一週的周。誒,你不要小看玩具部門哦,生意做的大啊。我聽說他們最近剛從法國進口了一批玩具小火車。那設計的是真好啊,它開了一半它自己就著火了……還沒繞場一週呢輪胎就沒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啦,這個歐洲人呢,是懂設計,黃同學的部門呢,也是真懂採購。
 王地寶 這,這怎麼說?
 舜天嘯 所以它才讓你花一大筆錢只能玩一次嘛……我只提這小火車,我還沒說那匈牙利的小汽車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ta167 的頭像
rita167

Rita's Blog 力塔的家

rita16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